首頁/教育/走近獨門專業|甌塑甌繡在這個專業是必修課
          走近獨門專業|甌窯甌塑甌繡在這個專業是必修課

          編者按:

          從1月初起,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帶您走近一個個高職“獨門”專業。獨門專業反映著時代的變化,蘊含著地域文化的積淀,是職業教育投身教改的勇敢嘗試。今天,我們將走近浙江工貿職業技術學院中一個與地方非遺文化相關的獨門專業。

          文藝小清新的人,肯定會喜歡浙江工貿職業技術學院內的“浙江創意園”:舊廠房用木頭、玻璃等材料改造過,但滄桑的外墻上還爬著粗大的藤蔓,園子里的樟樹都上了年頭,空氣也似乎變成了柔柔的淺綠色。在這里,我們將要尋訪全省唯一將甌地非遺技藝作為專業方向的獨門專業。

          2009年,浙江工貿職業技術學院開設了以甌繡、甌塑為基礎的藝術設計專業,并將甌繡、甌塑作為專業必修課程,迄今為止,為全省高校中唯一。在浙江創意園,不僅有工貿學院的區域文化研究中心和傳統工藝美術研究所,還有甌繡、甌塑、甌窯大師工作室和開放實訓室。

          浙江創意園.jpg

          溫州,別稱“甌”。“甌”是什么樣子?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中說:“甌,小盆也。”這容易讓人聯想,溫州是不是曾盛產甌器?走進甌窯工作室,滿桌滿架的甌瓷在油黃色的燈光下釉色發光,仿佛這就是“甌”本來的樣子。負責工作室的吳少珺老師正指導一位大二學生在瓷坯上雕刻花紋。吳少珺畢業于中國美院綜合藝術系,曾跟隨甌窯名家陳景煒在甌窯小鎮的甌窯陶瓷研究所駐館創作兩年多。“甌窯樸素寧靜,我從看到的第一眼就非常喜歡,這可能與心性有關。”她說。

          甌窯工作室照片.jpg

          甌窯是中國南方最早產生的瓷器,是青瓷的一種,釉下褐彩,顏色偏灰白或黃,這和燒制過程中的還原不充分有關,而龍泉青瓷,顏色更綠一些。雖如此,甌窯卻有“縹瓷”的美譽,縹是一種青白色的絲帛……

          多少個世代過去了,但甌窯那種素樸、原始的美,依然能讓人一見如故,而甌塑、甌繡,則在古今傳承中不斷發生著演變。

          從2006年開始,工貿學院開始面向全院學生開設《甌繡技法》《甌塑技法》公選課,每班10人,這一年,30歲的鄭央凡來校執教。

          鄭央凡烏黑的大眼睛望著你時,總感覺在觀察和思考著什么。“不管看到什么,都會想著該怎樣塑形,成了職業習慣。”她微笑著說,創作就是一個不斷去發現、去探索的過程,而興趣永遠是最好的老師。 

          2013年,鄭央凡帶領學院師生歷時一年創作完成了大型甌塑壁畫《雁蕩秋色》,懸掛于人民大會堂浙江廳。觀賞她工作室里的甌塑作品,尤其是墻上那幅《翠映廊橋》,真是既有中國畫的意韻,又有西洋畫的明暗層次。

          《翠映廊橋》甌塑 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石天星 攝

          鄭老師介紹道,甌塑作品的好壞,先是看它的立體感,甌塑是一種最淺最薄的淺浮雕,它與普通浮雕的不同之處就在于,它不是油泥堆積而壘出的高度,而是先薄進去再厚出來,側過來看,畫面的至高點始終齊平;再是看作品的色彩,作為一種彩色的浮雕形式,甌塑主要采用套色法來設色,呈現出來的是一種很自然的漸變色,雖然一些細部也可以采用油畫進行后期暈色,但不宜多。

          鄭央凡在創作甌塑

          見到鄭老師時,她帶的兩個徒弟正好在準備塑形時要用的油泥。油泥是將高嶺土加入到煮沸的熟桐油中,再加入礦物質和植物質顏料染色,最后放入搗臼中搗制而成。拿來創作之前,油泥還必須經過揉、壓。男徒弟翻過手掌給我看,嘆道:“手掌很疼。”女徒弟則直言:“揉泥的時候,痛苦死了。”

          然而,讓他們驚奇的是,油泥只要到了鄭老師手上,仿佛只要壓兩下就好了。師徒仨一起做葉子,他倆好久才做出一片,鄭央凡已經做好了好多片。

          “甌塑的方法,我講得出來,對他們來說也是難參透的。對初學者來說,哪怕只是做一片葉子,沒個3個月,關節也打不開,塑出的線條看起來就不柔美。”鄭央凡拿出了做甌塑時的專用工具——砑碲兒,黃楊木材質,有著各種大小和形狀,圓形、長形、尖長形……

          “你看,用鉛筆畫素描時,手是45度角揮動的,畫水彩油畫時,手是上下左右擺動的,你再看用砑碲兒塑形,手腕是360度轉動的。”

          鄭央凡教學生時的照片.jpg

          從教11年來,鄭央凡每年都帶3到6個徒弟,而讓她印象最深的是一個金華女孩,女孩跟著她學了3年甌塑,從沒出去找過實習,畢業時,女孩就能獨立創作甌塑作品了,應聘找工作時只要拿出甌塑作品和獲獎證書,用人單位就會立刻挑中她。“她每次換工作成功,都會很高興地打電話告訴我。”鄭央凡覺得,雖然她的學生不一定會從事甌塑行業,但能從甌塑中受益這么多也讓她欣喜。

          鄭央凡的隔壁,是鄒繩珠老師的甌繡工作室。鄒繩珠是溫州市的甌繡非遺傳承人,工貿學院的“鎮校之寶”——《國韻祥和》就是她親手所繡,如今這幅寶貝擺放在甌繡實訓室,遠遠望去,逼真得如油畫一般。

          擺放著《國韻祥和》的甌繡實訓室   浙江新聞客戶端記者石天星 攝

          在自己的工作室里,鄒老師還在顯眼處擺了一幅老壽星的長條屏,這是她從民間收來的老物件,很能代表甌繡的傳統風格。

          “傳統的甌繡的特點是厚重,就像這位壽星翁,身上的顏色都是塊狀的。”鄒繩珠說,現在整個溫州地區的甌繡非遺傳承人只剩十幾個,為了傳承甌繡,他們對甌繡做了很多改良,使甌繡更接近現代人的審美。

          用工貿學院區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小明的話來說,改良之后的甌繡特點有三:立體感比較強,色彩鮮艷,寫實的作品格外逼真。

          每年,鄒繩珠會從所教的班級挑選出有天賦的學生做自己的徒弟,其中兩個徒弟還先后留校任教了,這讓她舒了口氣:“總算有人接班了。”但對于甌繡的傳承,鄒繩珠還是覺得很難。“慢工細活的傳統刺繡跟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實際是脫節的。”但她相信,只要接上了,甌繡就會有新的出路。

          鄒繩珠在給學生傳授甌繡

          認真考慮甌地非遺技藝出路的,還有許多人。早些年,工貿學院設計分院嘗試過開設單純培養傳統工藝美術傳承人的專業,結果發現學生的出口狹窄,難以被就業市場消化。后來分院便將非遺技藝的傳承與現代室內設計課程相融合,學生就業很好,很多學生大二、大三時就被實習的設計公司和工作室相中了。

          “甌塑和甌繡都是國家級非遺,但跟甌繡比,甌塑更容易在家裝設計中應用,起步也更早。”工貿學院設計分院院長盧行芳告訴記者,分院一直希望培養的人才是這樣的:他們既能把傳統工藝美術技藝傳承下去,又能運用現代設計理念創新設計,同時還知道將這些作品用在哪里。

          下載APP
          恒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