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0℃-5℃ 下載APP 我要投稿

          貧困縣逐一清零 這些浙江干部做了什么??

          2020-11-19 09:30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黃宏

          601.png

          近段時間,不斷有某個省已經實現全部脫貧摘帽的消息傳來。

          昨天上午,四川省政府官網就宣布該省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四川之前,18個有貧困縣的省份已先后作了此類宣布。

          打贏脫貧攻堅戰,實現全面小康,寄托著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希冀。在這些貧困地區實現脫貧摘帽時,一批批浙江東西部扶貧協作掛職干部默默無聞,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已閱君今天要來聊聊這個群體。

          他們是些什么人?

          長久以來,人們對東西部扶貧協作掛職干部的認知,往往散見于各類媒體報道中,只能“管中窺豹”。

          他們都是些什么人?

          麗水市委組織部官方微信公眾號11月18日刊登了一篇文章,里面點到了不少現在仍在四川的麗水扶貧掛職干部:

          李忠偉,麗水市委副秘書長(保留正處級)、一級調研員,現掛職巴中市政府副秘書長;

          雷成,麗水市蓮都區政府副區長,現掛職廣元市劍閣縣委常委、副縣長;

          廖旭青,龍泉市政府副市長、三級調研員,現掛職廣元市昭化區副區長;

          潘婭紅,麗水市紀委委員、青田縣委常委(正處長級),現掛職巴中市平昌縣委常委、副縣長;

          湯碧榮,縉云縣政府副縣長,現掛職巴中市南江縣委常委、副縣長;

          張春根,遂昌縣政府副縣長,現掛職巴中市通江縣委常委、副縣長;

          劉坤,松陽縣政府副縣長 ,現掛職巴中市巴州區副區長。

          如果仔細去看他們的簡歷,會發現有個共同的特點:對基層工作非常熟悉。像李忠偉,在擔任市委副秘書長之前,曾擔任過鄉鎮黨委書記、區紀委書記、常務副縣長等職。

          他們還各有特點:劉坤是位博士,畢業于北京大學;潘婭紅、廖旭青則是女干部。

          他們什么時候去的?

          了解完了他們是些什么人后,一個問題來了:這些擔任縣(市、區)領導的掛職干部什么時候去的?

          答案是:大部分在2018年4月。

          當時《浙江日報》曾專門為此發出消息:4月27日上午,浙江省選派的99名赴四川省東西部扶貧協作掛職干部全部到崗。


          20.png


          如果關注相關新聞,會發現:哪怕去其他地方掛職,2018年4月也是個很重要的時間點。

          杭州市和貴州省黔東南州、湖北省恩施州有結對幫扶關系。

          也是在2018年4月,杭州增派了55名掛職干部,也到了這兩個州。

          當時,建德市本地媒體還曾專門刊發文章,稱該市市委副書記周友紅擔任對口幫扶的貴州省岑鞏縣縣委副書記,將幫助當地打好脫貧攻堅戰。文中說,周友紅抵達岑鞏縣的時間,是2018年4月18日。

          寧波和貴州黔西南州也有對口幫扶關系,所選派的39名黨政干部和專業技術人才所抵達的時間,也是在2018年4月。當時,黔西南州還專門召開寧波市赴黔西南州掛職干部人才座談會,對他們的到來表示歡迎。

          他們在當地做些什么?

          緊接著,又一個問題來了:他們在這些地方干些什么?

          如果關注新聞,就會發現:這批浙江干部的掛職時間,正好和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時間大致吻合。

          浙江省除了結對幫扶四川省11個市(州)40個縣(市、區)外,還和貴州省黔西南州、湖北省恩施州、吉林省延邊州等地有結對幫扶關系。他們掛職的地方,既有貧困集中連片的秦巴山區和烏蒙山區,還涉及深度貧困的“三區三州”,任務相當繁重。

          不少人做的事,當地媒體已有過報道。不過對于一個干部來說,他在掛職時所做的“自選動作”,其實更值得關注。已閱君這里簡要聊一下。

          青川縣浙江人比較熟悉。

          張文斌是湖州市吳興區副區長,掛職擔任青川縣委常委、副縣長。在青川,他做了不少事,其中有一件事讓人印象深刻:“湖羊入川”。在他推動下,青川縣建立了湖羊養殖基地,很多當地百姓因此脫貧。

          59.png

          入川的湖羊

          遂昌農村電商模式比較成熟,張春根掛職通江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后,借鑒遂昌電商經驗,在打通農村電商產業鏈,在當地推行電商扶貧,他親自上網代言。截至今年9月底,就帶動4.58萬名貧困群眾脫貧增收,助力全縣157個貧困村順利摘帽。

          掛職干部中,除了“網紅縣長”,還有“楊梅縣長”“茭白縣長”?,F在仙居的楊梅、三黃雞、黃茶在旺蒼縣“安家落戶”;縉云的茭白到了南江縣……可以說,除了推動項目外,怎么因地制宜,幫助當地發展產業,他們確實動了不少的腦筋。

          這些“自選動作”說明:他們確確實實是全心全意投入,真心實意為當地脫貧著想。

          這當然也受到了當地老百姓的歡迎。金華干部陳小建在汶川掛職任縣委常委、副縣長,他依托義烏產業轉移,推動當地農民從事來料加工。當地雁門鎮有個索橋村,他去了好幾十次,村民對他很熟悉,以至于見到他就喊“浙江縣長來啦”。

          從這里不難看出:對當地的人們來說,這些浙江掛職干部的到來,為他們提供了彌足珍貴的幫助,對掛職干部個人來說,是人生中濃墨重彩的一筆,尤其在各省不斷宣布全部脫貧摘帽時,還能堅持在第一線,成為親歷者,更是段難得的人生經歷。

          最新評論(8)

          暫無內容!

          點擊加載更多…

          熱門新聞

          0/0

          恒大彩票